用户中心客服中心培训中心新闻中心搜索中心帮助中心支付中心下载中心企业中心物流中心大单批发
收藏本站
购物车新品上架推荐商品促销商品特价商品销售排行品牌分类商品报价套餐方案加盟代理香吧套餐
商城首页香妆吧面膜眼膜香水吧香水瓶香薰用品院装产品汽车香水按摩器材套餐方案官方首页
文 章 分 类
香水大全
香水知识|香水日记
香水故事|香水文化
精油大全
精油速递|香薰历史
精油百科|精油功用
精油配方|精油DIY
美容化妆
美容护肤|减肥瘦身
男士护肤|化妆技巧
经营管理
个人创业|网上开店
企业管理| 
信 息 搜 索
关 健 字:
相 关 信 息
您的位置: 广州香妆科技网上营业厅->培训中心->香水大全->香水故事

绿茶香水

  味道可以给人很多回忆,可以是一个人一件事一处地方。随着时间的推移,香味在不断地挥发,各种香料的挥发率不一样,也造成了不同时间段有不同的香味, 而只有一种味道是我要的。一种截然不同于以往的香味;一种带有生命的气味,是我生命中曾经不能忘记的香味。
  
  我喜欢女孩子身上清新的味道,很自然的那种味道,不要特别的香,只要有一丝丝的雅致就会绝对引起人的注意。小羽就是那种会使用香水的女孩子。每次她进办公室的时候总是能从轻拂的微风中沁出心旷神怡的香气。我会坐在办公桌前闭着眼睛感受她的气息。
  
  我不知道我迷恋她是因为她身上所特有的气味还是别的什么。我从来都是匆匆忙的从她的办公室桌走过,就连给她文稿或大纲的时候也只是轻轻的放在她的桌子上,没有一句多说的话。她做平面设计,我做创意策划。我们是拍档,虽然共事的同伴总是说小羽有一点冷,但我想女孩子不能没有一点拽,总比在办公室里打打闹闹、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强吧!我是这样想,但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起我对小羽的好感,我怕别人会误会什么。每次和客户谈论创意的时候,小羽总是听我侃侃而谈,说整体的思路以及画面的组合,而她也尽最大的可能用文字和画面表达我想要表达出来的东西,我们的构想一般会在三稿后就能得到顾客的认同,但我知道这些认同并不是我想要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风清云淡的过着,我每天路过SOGO的时候都会进去看那里的香水,柜台的小姐总是热情的拿出不同品牌的香水让我选择,我始终没有闻到和小羽身上一样的香水的味道,倒是记住了一大堆香水的味道和牌子,我为自己选了一款香水叫Kenzo清泉,很清新的味道,很配小羽身上的味道。我不敢过于张扬的去抹它,只是轻轻的滴在袖口,若有若无的飘浮起一阵香气,不引人注目的。我心里一直窃喜于我的举动没有人发现。
  
  公司在圣诞节前夜组织联欢会,在越秀,SOGO的旁边,由于是较为正规的一次活动,我提前去了,没有人,我便去SOGO闲诳,在Elizabeth Arden前我看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香水瓶,绿色柔和的基调,在瓶身上有一片长长的叶子,嫩绿中透出一丝娇黄,从远处看象是浮在水中的一片新落的叶子。我以前从没有看到过,我过去细细把玩的时候,柜台小姐跟我说“这是新款的雅顿绿茶香水,气味雅淡自然,适合于各种场合。要不要试试味道。”
  我轻轻的旋开盖子,一股熟悉的味道无孔不入的进入大脑,确切的说是刺激了我的视觉神经,因为我看到了眼前站着小羽。
  “怎么?你也喜欢这款香水?你不是一直用Kenzo吗?”她笑着对我说。
  我使劲晃晃脑袋,将余留在鼻腔里的香气甩出去,清醒一点。
  “我只是随便来看看,你也是来早了吗?”我试图差开话题。
  “我的香水用完了,我顺便来看看这里有没有我用的香水,刚巧看到你手里拿着它呀。”
  我将香水递给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只是来看看的”。
  “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有一点清香的香味,很好闻的。我没事常去新世界看香水,发现你用的香水是Kenzo清泉,对不对?”
  我欣喜于她这样熟悉我的味道,“我也是喜欢你用的香水才会选这一款的,我总觉得不适合我的。”
  “怎么会呢?显得很柔和清爽,和你很配的呀。”
  “是吗?我倒没想那么多,我只是觉得……”我没敢说我是觉得这香味和你的味道很配。
  “你觉得什么?”
  “没什么?我帮你买这款香水吗?算我送你的圣诞节礼物,好不好?”
  她没有推辞,我也很兴奋,不知为什么?难道只为找到了这款香水吗?
  
  会餐来了很多人,我没想到市场部的人一回来,公司的人会这么多,当然还有一些特邀的客户,其中一个公司的Case我和小羽正在做,那是一家民营公司,正在北京做服装品牌广告,所以拉着小羽去敬酒。没有想到来的那个公司的代表拉着小羽一定要跟她喝酒,小羽喝一杯啤的,他就喝一杯白的,纠缠着小羽,小羽的脸很快就冷了下来,我当时真是害怕会出现什么不愉快的局面,说着赔罪的话,将小羽档在身后。很快那家伙便纠缠我和我喝酒,其实我心里暗喜,不把丫灌趴下才怪了。我坐在他身边和他一杯一杯不停的喝着,我忍无可忍的听他挤兑着文人,说我们是靠卖字为生的和靠卖皮肉为生的**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一个是出卖灵魂一个是出卖肉体而已。小羽在旁边想拉我离开,我始终没有走,会餐已经接近了尾声,头儿们都已经陆陆续续的撤到什么KTV包房了唱歌去了,和我喝酒的家伙的思维也已经开始发生点混乱。
  “知道什么动物最喜欢问为什么吗?”我问他。
  他想了想说“不知道”
  “是种驴呀!”
  “为什么?”他想都没有想就说了这句话。
  小羽在旁边哈哈的大乐起来,其余的同事也都笑了。
  “因为只有种驴才没见过识面,老问为什么。”我指着他大笑。
  “×××……”他骂了起来,狠狠的瞪着我。我的愤怒也已达到了极点。
  我没有再给他骂的机会,操起桌子上盛菜的盘子向他丑恶的脸拍了过去,然后挥起巴掌掴向那家伙。“有几个臭钱你就不会说话了是不是”。
  
  我和小羽整个晚上都坐在“仙踪林”里聊天,我想我是因为喝了一些酒,话说的比较多起码是比平常说的多,但我没有想到小羽跟我也说了很多,谈工作和以前各自的生活。她一直想能攒一笔钱出国,她说外面的环境可能会好一些。我没有想过出国,我觉得出国是为了逃避现实生活的压力,就好像小时候不想上学想去工作一样,认为工作了就会减轻很多负担,而其实在哪里生活和过什么样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关系,在什么地方所面临的问题也会是一样的。我对小羽说,但小羽并没有因此而改变自已的想法。小羽还说谢谢我能狠狠的揍那个家伙一顿,她没有想到我能够去打架,平时显得特弱小的。我们在仙踪林喝的是一种叫茉莉绿茶的饮品,喝到嘴里有淡淡的一丝苦味,回旋的口中的是一点点幽香。小羽说她喜欢这味道,有点甜有点苦有点香,不张扬也不沉闷。我说其实我的性格也是不张扬不沉闷的。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笑。
  
  会餐是怎么样结束的我不是很清楚,但最后当大家找到仙踪林看到我时都拍着我的肩膀叫我“勇敢的人”。我知道,我这次完了,被老板K是小事,我这份工作也许就要断送了。在我心里这份工作不做也罢,可一想到不能再闻到小羽身上的味道心里便忽然滋生出一点伤感。回去的路上我问小羽,“如果我离开了公司你会记得我吗?”
  “我们会回去和老板说这件事的,其实你没有做错什么呀?”小羽淡淡的说。
  “我也不想在这个公司呆下去了,我觉得时候长了,人都有了一种发锈的感觉,没有思索,只是凭客户的需要和喜好去做,根本就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我想要一种自由,可以大部分的按自已的想法去工作。”我没有看小羽,只是这样说出我的想法,我想小羽也和我一样厌倦了这样的工作吧,除了一份还不差的薪水我们还能得到什么呢?
  
  当我执意要离开公司的时候很多同事要请我大吃了一顿,我选择了三千里烤肉,小羽是最后一个来的,穿了一件淡绿色的羽绒服,里面是一件墨绿色的高领毛衣,像春天里的叶子。还是那种淡淡的香,淡淡的笑。她一直都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听我们说话,未来、现在和过去。我不知道谈论这些的意义是什么,也许可能给我一些信心和安慰吧,我当时飘在北京,飘的居无定所,虽然快乐着但也恐惧着,那样的一种生活状态让自己的思想可以一分钟60个想法的去运转。明天对我来说是无可预知的,也许我还会在北京,也许我会在去任何一个地方的火车或飞机上,我是一个不配有固定生存空间的人,我一直这样认为,在这种无序的空间和时间中,我渴望一种安定,每当我看到小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香气的时候,一种无名的温馨会从心中悠悠的升起,我不止一次的打压这种感受,但我无能为力。这种感觉是来是去、是有是无我没有办法去选择。
  
  年轻的我们虽然对现实的残酷无可奈何,但我想我从来都不会去和自己妥协去逃避什么,因为我年轻所以我还有无数次的选择,所有豪言壮语说出来并不困难。未来是不可知的,好或坏也是不可知的,所以憧憬是幸福的。
  “你准备怎么办?”小羽问我。
  “什么怎么办?”我看着小羽笑着说。
  “你以后打算去哪里工作呀?”小羽说。
  “不知道,我想先休整一下,我不知道我自已适合去做什么,也许还是去做创意策划,也许去做销售,也许去做摄影师或者开间酒吧什么的,不清楚。”
  “你想过你的未来吗?就这样没有目标的生活下去吗?没有目标你生活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小羽问我。
  “是啊,'人宁可追求虚无,也不能没有追求'尼采说的,我是应该去追求点什么了,泛泛的说我追求一种自由的生活,不受羁绊,这是一种理想状态下的生活,就好像宣传中的'共产主义'一样,人类的理想都是这样的,我也是。你呢?你的生活目标是什么?”我无意和小羽谈论生活目标的问题,对生活有想法又能怎么样呢,该干什么明天还是要去干什么。
  “我啊,就是想去加拿大,去读书,然后留在那里或回国后自己做一些自己愿意做的事,这样生活的空间会大一些,生活的质量和氛围也会好一些。”小羽看着我的眼睛,轻轻的对我说,“你为什么想出去看一看呢?也许对以后的路会有一个帮助呀。”
  “呵呵……,没有想过,你知道我英文不好的,再说你认为真的会有什么不一样吗?我是说留学回来后和现在,到时你会适应不了这的环境,然后你又会认为国外毕竟不是你的家,到最后你就会成了一个没有根的人,和假洋鬼子一样了。”
  我调侃的对她说。
  “不和你说了,你这个没有追求的人。”
  我知道小羽的最终目标是要出国的,她是一个适合在大城市生活的女孩子,喜欢在清洁繁华的街道上行走,喜欢看橱窗里时尚的装饰和高的看不到顶的大厦,喜欢涌动的帅男靓女的人群,而我不同,我喜欢空旷的田野和绿地,我喜欢清静的天空和潺潺的溪水,我喜欢廖无人烟的戈壁,我想我和她终究不会相交。
  
  春天到来的时候,我结束了无业游民的生涯,我收拾行囊准备随着朋友介绍的采风组重新行走丝绸之路,为中国丝绸展做活动。放在书桌上的Kenzo还没有用完,自从我离开小羽后就再也没有用过,但我还是将它放到了行李里,我还想再去买一瓶雅顿绿茶香水,和小羽用的一样的香水。春天的午后,阳光很慵懒的照有身上,北京的春天很少会没有风的,但是这个下午没有风,我漫无目的行走在大街上,从西单沿着长安街走,就好像我一如既往的生活,漫无目的的游离着。当夜色降临的时候,突然有了一种恐慌,明天我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可这个城市似乎还有我留恋的东西,我脑海里不自觉的跳出一串数字,那是小羽的电话,我拨通了那个电话。
  “喂,你好,小羽你还得我吗?”我有一点紧张,是怕小羽忘了我吗还是别的什么,我不清楚。
  “是枫烨吗?你的声音我好熟的,你现在在哪里?现在好吗?”
  我的眼圈好像一下子湿润了起来,她一直记得我,她还关心着我。
  “是这样的,明天我可能就离开北京了,我可能请你出来吃个饭吗?方便吗?”
  我心里期待着她肯定的回答,我很想见她,真的。
  “你在哪里?离我近吗?我现在住在和平门,你来接我吧,我们还去三千里吃烤肉好吗?”小羽说。
  “好的,六点半,我在和平门地铁东南出口等你,一定要来呀。”我有一些兴奋,隐约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发生点什么。
  
  我一出地铁站就看到了她,飘飘的长发,脖子上系了一条嫩绿色的丝巾,淡黄色的毛衣和一条墨绿色的格子裙,我喜欢绿色,我穿一件淡绿色的棉布衬衣,一件墨绿色的外套和牛仔裤。我靠近她的时候有一丝风吹来,依稀是那熟悉的味道。
  “你没换香水。”我对她说。
  “嗯,没换,我喜欢一直用这种味道的香水,不会随便换的,你还记得我用的香水叫什么名字吗?”她考我。
  “当然记得了,是绿茶香水,伊莉沙白.雅顿的。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绿茶和香水能扯上边,一个内敛,一个张扬,一个是越浓越清香,一个是越浓越刺激。”
  我没话找话的说。
  “你想的太多了,只是这种香是从茶中提取的味道多一些罢了。其实茶的香气很好味的,用沸水泡开的茶的香气会随着蒸汽出来,弥漫得整个室子都是淡淡的茶香。而香水如果洒有室子里味道就会太浓烈了一些,而且是浪费。只有将香水涂抹在有体味的地方,随着体温散发出来的香气才是最好闻的呢。”小羽说。
  
  我们边吃饭边谈论以前的事情,以前的朋友和老板,还有以前她的冷和我的散漫。我喜欢和她这样没有拘束的交谈,很久没有人这样和我交谈了,我跟她说我要去流浪了,去做自已喜欢的事,看风景、记录看到风景,用文字和图片。我会将我看到的写给她,让她也看看什么是荒芜的风景。她说不用看荒芜的风景,她的心就是荒芜的没有人到来的风景。
  
  送她回家的路上,我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她没有逃开,“心跳的感觉有时候很美。”我对她说。
  
  她的小屋很干净,只是书桌上凌乱的放着一些托福书还有一些学校的介绍。她告诉我她正在选学校,托福她已经考过了。我有一些忧伤,无力的忧伤。她的床头有一瓶没有用完的香水,绿绿的,有一片叶子。
  “是我冬天送你的圣诞礼物吗?”我问她。
  “是呀,快用完了。”
  我从口袋里拿出我刚买的新的绿茶香水,递给她。
  “ 无意买的,只是觉得瓶子好看,把你快用完的给我吧。”
  “瓶子有什么好看的,香水用完了,就只是一只没有颜色的瓶子了,一点也不好看的。”她说。
  我还是和她换了香水,“就算是送你的第二瓶香水吧。”
  “你现在好像不用香水了,是吧?”小羽问我,
  “不用了,我不适合用香水的,它给人的感觉太安定和温馨,而我渴望一种游离的、粗犷的生活,更喜欢露水和雨后泥土的味道。”我回答她。其实用不用它只是一个人的感觉而已,没有人懂它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一定要流迹那些城市吗?要一种自由的生活方式?不能不去吗?”小羽问我。
  “我想我没有选择,如果我不去我能做什么,去写字楼还是和你一样出国,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呀。”我能看到小羽有一点失望,她想要什么呢?让我和她一样的去生活吗?
  
  夜深了,我想我该走了,她送我出来,春寒料峭,天还是很冷,我将外套披在她身上,让她回去不用送了,她说还是送一程吧,明天我就要离开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我。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我拉着她的手,感觉她能让香水挥发出最美香气的体温。路灯突明突暗,胡同很长,我希望更长一些,我看着她的眼睛、她的唇,她最显冷峻的鼻子,我觉得我的呼吸和我的步伐成反比例关系。步子越慢我的呼吸越急促,我索性停下来,将她轻轻的拥有怀里,她没有挣脱,我从她的发根和耳根嗅到的气休让我意乱心迷,我用心去吻她,她的唇很柔软,那是一个悠长的吻……
  
  离开北京后,我每天给她写信,告诉她我的方位、我的旅行、我的思想、我的作品、我的一切。我没有收到她的回信,在每一个城市的网吧里打开电脑,邮箱总是空空的。我会在夜里将那小半瓶香水打开,让它自然的挥发进空气中,就好像我对小羽的思念,弥漫在思想的空隙,让自已无路可逃。从兰州到张掖、从玉门到酒泉、从敦煌到青海湖,从春天到夏天,我的思念和温度一样不停的上升、上升。我给她打来过电话,电话的那头大多是忙音,偶尔接通,我能听到她黯然的声音,她很忙,不时会有人将她打断或叫走。我知道,现在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世界,我们越来越远,或许,我们就没有接近过。
  
  当我到收到她给我的信的时候,我是在蔚蓝的湖边,世界最大的盐水湖边,而她已经离开了北京,在加拿大温哥华的一所学校里。世界很大,大的我没法穿透这样一个空间去回忆她的容颜。日落远方,残留数分余夕,湖边海欧飞翔追逐,清风却帶着几分淒楚,在苍茫大地﹑寂静流水中偶而留下痕跡。这一刻,思绪荡漾,无限感怀在心头。很多平时忽忽略过的记忆胡想,如泉涌而至。如此天色,如此景象,如此心情,我从行李中取出已经剩余不多的绿茶香水,将它全部倾倒到这清清的湖水中,让香气随着这风、这水逝去。我留下了瓶子,很小心的将用湖水浸泡的很酽的绿茶水注入。还是那种淡淡的绿色,只是不再香。
  
  绿茶和香水终究不会相融,只是有人从绿茶中提取有生命的精华混杂到香精中,我喜欢的只是有生命的那一部分,就好像我将爱符于有我和小羽的感情中,其实,那份爱就好像香水中有生命的那一部分,是若隐若现的,淡淡的气味。

[上一编]  [返回目录]  [下一编]
●您还可能对以下产品感兴趣●
本站实查关于我们付款方式汇款确认送货方式常见问题售后服务合作伙伴运输说明订单查询报价单货单查询客户反馈国际货币
加入自助友情链接本站镜像 广州卓美 广州芳阁兰 香水吧.com 芳阁兰.com 娇芳系列 媺尔系列 八方搜索 物流查询 快递查询 网店代理 

店长名片快速录入

客服信箱:service@grasse5.com 热线:020-86259056,88341808 公司地址:中国广州美博城首层1A28(3A28) 邮编:510000
Copyright© 2002-2020 Fraglan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140.625ms fraglan.net 
支付宝号:wxzlxl@21cn.com 工商注册 粤ICP备14062975号  广东省公安厅公共信息网络安全认证:4409013013072
当前货币是“人民币”汇率每天更新,仅供参考,暂不作结算: 汇率阻尼值为(0)

广州香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客服平台

微信电子客服